<var id="1lnpb"><span id="1lnpb"></span></var>
<strike id="1lnpb"></strike><thead id="1lnpb"></thead>
<video id="1lnpb"><strike id="1lnpb"><i id="1lnpb"></i></strike></video>
<noframes id="1lnpb"> <video id="1lnpb"></video>
<dl id="1lnpb"><ruby id="1lnpb"></ruby></dl>
<span id="1lnpb"><video id="1lnpb"><dl id="1lnpb"></dl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1lnpb"></span>
<strike id="1lnpb"></strike>
<noframes id="1lnpb"><span id="1lnpb"><dl id="1lnpb"></dl></span>
<thead id="1lnpb"></thead>

手機掃一掃

我和家鄉的土地
發布日期:2019-09-04    作者:薛晨騰    
0
我和家鄉的土地
  山還是這山,塬還是這塬,莊稼黃了一茬又綠了一茬,光景便又過了一年。人們常說:人是黑頭蟲,苦累一輩子。而土地有大愛,把人一生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一股腦全部接納。父母是農民,一生都在和土地打交道。
  土地是萬物生長的支撐。自攀爬行走起,我便也吃上了土地的苦。四五歲時在村西頭一戶人家中上幼兒園,此間須得斜著穿過一片莊稼地,年幼走路虛浮,土坷垃和田埂絆我,栽了一跤又一跤,我哭鬧,跟隨著的父母便又抱著我走一會。出了莊稼地繼續走,一個破舊的院門口常常有個瘋子在等著我,穿著灰土土的破爛衣服,老鴰窩般油干雜亂的頭發埋著黑乎乎的臉,對著過路的人哇哇叫,咧嘴時便漏出了白牙,張牙舞爪扔著土塊石子,嚇得我驚竄摔跤,又是一頓哭嚎?薜亩嗔,事情都記憶深刻,那年歲稀里糊涂就記得這些瑣事。
  土地是記憶深刻的勞作。“晨興理荒穢,帶月荷鋤歸”是農忙時的縮影,長大些許后,父母干活便會帶上我。天微亮出發,然后就是捱功夫,捱日頭,莊稼地都是繁瑣的力氣活,小娃沒力氣更沒耐性,裝模作樣一番便覺勞苦功高,百般借口就要玩耍,父母笑罵幾句后便叮囑不要遠走。我便坐到田間地頭折騰地上的螞蟻或西瓜蟲,用細枝條抽打路邊半人高的野草,對準遠處的樹干扔石子土塊,玩耍無趣了抬頭看日頭,總覺得天黑的太慢,不停的催促父母回家。莊稼地里活無非是耕種、鋤草、灌溉、施肥、收割老幾樣,說到耕種,如今全是農機耕種,省時省力,我很小的時候也曾參與過人力拉犁耕種,粗大的木架下邊有一個斜著的犁頭,大人在前頭拉犁,小娃趴著身子在后面壓著犁頭,以便犁頭更好的鉆進土里翻墾,莊稼地大多細長,從日出到日落,人拉著犁來來回回在地里翻墾,犁好了一道道土渠就撒種子,撒種子的活小娃能干,就是裝種子的臉盆老要頂在腰上,硬邦邦頂的疼,小娃就喊叫腰酸腰疼,大人便說小娃哪來的腰。種子撒完換上片狀的耙籬,小娃就蹲在耙籬上由著大人在前面拉,往往反反把翻出來的一隴隴土刮平覆蓋,有的時候會借頭牛來拉犁拉耙,這樣人會輕松很多,牛拉犁時有時候牛會停下來拉屎,小娃就覺得很有意思。至于鋤草和施肥,則是一個枯燥又賣力的活,鋤頭掄上掄下,把雜草連根翻起,又把汗水和肥料埋進土地。逢澆田灌溉時,我便心里歡喜,灌溉的水是從一口老井抽出來的,由水泵大股的噴引到水渠中來,井水冰涼,甘甜通透且沁人心脾,大人小娃各自用手掬一簇,大口吸溜完后再抹把臉,解渴解暑。小娃喜歡光腳在水渠中走動,不一會覺得冷勁兒從腳底板竄了上來,沏的渾身發冷,跳出來在土里踩一踩又竄進去玩水,有時候會撿一些水渠里長時間被沖刷的透亮的小石頭,叮叮當當拾一大把,每次卻又都記不得帶回家去。清澈的渠水像田間的蛇又像小孩的尿,股涌股涌順勢躍進每一塊莊稼地。
  土地是人間百態的戲臺。夏暖冬涼,人情世故都離不開土地,每一種情感都在土地中孕育。父親的突然去世對家里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,少諳世事的我別無選擇的扛起了家的責任。給母親在城里找了份工作,換了新的生活環境,盡量讓母親減少睹物思人的苦楚,休假時我便兩地往返,心里倒也還算踏實。每次回去我會抽時間回村里陪奶奶說說話,去屋里院子里看一看,房子一年沒住人,院里房檐的瓷磚就跌落了幾片,鄰里說房子就是靠人養呢,人不住了就散落的快,盡管沒找到什么科學依據,我也深信不疑。父母喜歡養花,院子里大盆小盆友十幾個盆栽,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顏色,每隔一兩周我就得回去澆水,搬進搬出曬太陽,但花是越長越不如意沒了精氣神,有兩盆鐵樹父母已照料了十多年,從凳子大小長到了半人高百十來斤,缺人照料后翠綠的枝條逐漸變黃,我找來鐵粉施肥也無濟于事。后來,一方面疲于應付,更不忍眼睜睜看著盆栽衰敗凋落,和母親商量后決定送給親戚,找來了小貨車把盆栽搬離,緊緊實實堆滿了整個車廂。貨車在前面走,我開車在后面跟著,一路上我看到車廂的盆栽,大株的搖曳晃動,小株的顛簸顫抖。路途不遠我總覺得走得慢,心里怪不是滋味,總覺得搬離出去的不僅僅是盆栽,一同抽離的還有其他的東西,我也難以捋清楚。
  古樹山川、河流雨雪,萬千絢麗神奇的天象下是沉默著的土地,而土地上不間斷的獨立的上演著一出出折子戲。戲里有著黃土地里世人的勞作,有著南稻北粟的飲食習慣,有著親人摯友難以割舍的情感,有婚喪嫁娶風俗祭祀的禮節,有著快速竄出來的棟棟高樓和緩緩鼓起來的個個墳包,有黃沙褐土的鄉愁,更有著由簡至繁再由繁至簡的人生哲理。大愛無言,教我怎能不愛這土地?(龍鋼集團 薛晨騰)
秒速赛车买什么都不出